by 三叔(知乎)

“摄影作为一种娱乐,已变得几乎像色情和舞蹈一样广泛——这意味着摄影如同所有的大众艺术形式,并不是被大多数人当成艺术来实践的。它主要是一种社会仪式,一种防御焦虑的方法,一种权力工具。”
1977年,苏珊·桑塔格,《论摄影》。

互联网情色摄影的冰山,由三个层级组成。
第一层次,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拥有自己生态圈的顶层平台;
第二层次,是成立厂牌的写真摄影机构,以及少数拥有名气/流量的职业摄影师;
第三层次,是大量半职业摄影师、摄影爱好者、混口饭吃的小团队。

模特写真与互联网的进程息息相关。

知道了这个后,各位先搬好板凳,我准备切瓜了。
人人有份,这瓜保熟。

——————第一层级:顶层平台——————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
什么叫有准备?
是指那些,有钱、有头脑,还特么有眼光的人。

秀人网的谢清德,尤果的张岩,推女郎的吴树平,就是这样的人。

秀人网
2015年,谢清德创办广州秀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秀人网可以算三家里,最低调(?)最稳健的。

广州人关注目标。也聪明勤奋。
公司9个人。
抄用新浪的架构,自建渠道,做了一款聚拢模特、摄影师、粉丝的生态平台。
模特获取摄影师免费拍摄的照片,并凭此去击败同行,获得展会走秀、平面广告的拍摄机会。同时,凭借自己照片在微博上被大号转发获得流量,模特可以带货、做淘宝,甚至转去做网红、做直播。

生意如火如荼,一片大好的势头。

但,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纷争。
何况这类声色犬马之处。

2017年,盗图网站拿到了秀人网的原片。
一波波打着,[XiuRen]秀人网XXX私拍无圣光套图,流出。
最早的,是一个秀人网ID号为姗姗就打奥特曼的模特无码照被流出。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这些无码照的疯狂流出,势必迟早被网络扫黄部门盯上。
于是乎,秀人网声明,这些流出的照片与秀人网无关。

然后继续做着,众筹旅拍。
与女神一起环游世界。

秀人网捧红的模特越来越多。比如上图中,2020年2月巴厘岛旅拍里的杨晨晨,微博粉丝150多万。

她在秀人网内部粉丝11万。累计获得秀人积分4497943。

解释一下,
用户充钱获得秀币xb,1元=10xb;
用户每花30秀币xb(3元rmb)下载模特的高清照,模特可以获得3积分。
即,用户消费了1元人民币,对应的模特可获得1积分。

杨晨晨的4497943秀人积分,也就是她一个人为秀人网创造了近450万的利润。

再来看看top10的土豪用户,他们花了多少钱。
用户每花1块钱,能获得10积分。(模特获得1积分)
榜一id为“老男人”的用户,积分:80165789,即花了801万;
榜二id为“毛風藤”的用户,积分:2341900,即花了23.4万;
榜十id为“MrJollyRoger”用户,积分963630,即花了9.6万。

我怕我弄错积分数,确认了很多遍。的的确确,这哥们积分是8016万。
事实告诉我,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接受力。

1元=10XB的证明。

不知道土豪们充值秀币时,是不是和我玩gta侠盗飞车输入作弊码一样?
平淡且枯燥阿。

秀人腾达,尤果安好?

尤果网
2014年,张岩创立北京尤果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公司组成人员,各位吃吃瓜:
张岩,创始人&ceo。十多年互联网游戏及媒体经验。
创始人,张茜,曾就职乐视,拥有艺人模特资源。
李翔,研发负责人。原吉胜科技技术总监。
张金彪,摄影负责人。嘉域视觉摄影工作室里资深摄影师。(该工作室老板,代表作《男人装》)
黄曼,市场总监。以前是海马苹果助手的市场推广。

张岩何许人也?

尤果创始人张岩,QQ号:2853655894。
2009年,张岩代理游戏广告,年营业额3000万;2013年,创业做网吧间的电竞对战平台,亏了600万。
虽然亏了,但在创业期间,张岩意外找到了新门路。
2013年,张岩做电竞对战平台,为了推广业务,在YY开了直播间。请了几个美女做DOTA主播。
张岩发现,直播效果很一般,用户依旧更关注主播的游戏水平。但是,
每一次主播发福利(自拍、写真),直播间流量会激增,粉丝会打赏、刷屏。
张岩试了下,为这几个主播拍了写真,粉丝反响特别好。
这时,张岩心里萌发了,筹备尤果网的想法。

(事实上,2014年YY直播才分离出,虎牙直播。)

尤果网的内容哪里来?

张岩的团队通过微博找网红、模特时,对方不care他们这种没知名度的公司。
经过张岩的坚持不懈,花了2个月的时间,终于在微博上与一位模特达成合作,该模特还为张岩推荐了一位摄影师。
之后,张岩又筹备了10位模特内容后,尤果网上线。

2016年,张岩拿到1300万preA融资。
有钱后,尤果网开始扩充内容:FM有声读物、VR女友、网红/模特社交。

张岩称,尤果网60%的用户在30岁以上,92%用户在20岁以上。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带来,张岩试水移动市场,发布了爱尤物,后改名尤果圈。
产品号称是,超高清壁纸资源社交app。

用户不仅能付费下图,还能发送弹幕、与喜欢的女模聊天。

签约的模特:王瑞儿、coco、丁丁、夏天、张辛苑、MiuMiu、晨曦、白雪、王林等多个知名嫩模女神的私房照摄影作品。
资源包含:模特写真、宅男福利、模特写真视频、性感写真图片、网红图片、推女郎、高清图片、嫩模套图、秀人网、尤蜜荟、爱蜜社、花漾写真、嗲囡囡、笔芯、rosi、pans、蕾丝猫、mm131、美媛馆、头条女神等美女壁纸。

我们来看下,尤果圈app的数据。
可能很多做互联网运营的人都会默默自卑。

百度渠道,下载量 26600000。是的,2660万。
vivo市场,下载量1155696。是的,115万。
应用宝,下载量1,450,000。是的,145万。
华为市场渠道,下载量480000。48万。
360渠道,下载量738652。73万。
魅族渠道,下载量496688。49万。

其中还未算上苹果应用市场、苹果企业开发者账号分发的数量。

“尤果网”的“VIP订阅说明”显示,其半年的“白金VIP”收费为499元,一年“钻石VIP”则为799元,提供每周至少两期写真,每期有65张-70张的高清大图。
若10万付费用户,是5000万的生意。
若50万付费用户,是2.5亿的生意。
我说的是一年。

就没人管吗?
国内应用商店没人管,国外的老美管了。
由于情色问题,尤果的app在苹果市场被下架。只能通过企业开发者账号的方式去下载app。

2018年11月28日,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通过了张岩的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的许可申请。

批准北京尤果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单位设立许可的许可。
行政许可决定书文号或许可证号:0031181112000547

要这个干吗呢?
中国是法治社会,一切的事情有证才能做。
所以,
要有证才能整电影。一切合法化。

2018年,
网络喜剧电影《申城伏妖录》,在横店开机。
北京尤果为联合出品公司。
(彼时推女郎的吴树平已经蹲大牢)

电影的女主,赵智妍
她和尤果网的关系:
[ugirls尤果网] 第300期 赵智妍
模特跃迁至,演员。

她在电影中扮演角色。

想看电影的,戳链接。
jijidy.com/play/42407-1

电影2019年7月暑期档上映。
电影盈利情况未知,但知道的是,
那段时间,尤果网官司不断。

2020年,如今,尤果网的网站已经彻底洗白,关于情色的、模特的内容全部撤除、关闭。
所有的业务,转移到app移动端。

这个
让女神不再遥不可期的应用,还能活多久?

尤果将崩,推女郎已死。

推女郎,tuigirl。
是起家很早的模特福利写真平台。也是尺度最大的一个。
2012.12.28,推女郎发布了第1期作品,模特是潘娇娇。
(潘娇娇曾获得过世界小姐天津赛区10佳。)
之后的数年,推女郎推出了数十期的作品。

从推女郎tuigirl,网站历史信息,可以看出,推女郎的创始公司是鲜肉(广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的老板,叫吴树平。

由于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带来,智能机瓜分走大量流量。
吴树平也看到了这一点。
他知道机会来了。

2015年,吴树平和马一洲创立鲜肉(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2016年,拿了美丽说CEO徐易容和原桔子酒店市场总陈中的几百万。
开发了一款应用,鲜肉app。

app核心功能,付费可查看去马赛克的原图。
是的,微信也做过该功能,很快就下架了。
为什么?
因为,内容付费没错。
可是,黄色内容付费,就有错了。

2018年,
推女郎的两个老板吴树平、马一洲,因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被判刑一年多。
其他与该案件关联的、拍摄传播照片的几个人,也都被抓了。

————————第二层级:摄影机构——————

美媛馆,CYL,是陈亚力的名字缩写。
1979年出生的陈亚力,02年接触摄影,08年开始接触私房拍摄。
美媛馆是他2013年搭建的全国模特挖掘推广平台。
拥有腾讯娱乐、长沙电视台、上海CJ、长沙雷克萨斯等合作资源。
和女神一起环球旅行,是他玩摄影的初衷。

(百度上的图,侵删)

爱蜜社,广州越秀区85年的摄影师,范家辉打造的写真机构。

魅妍社MiStar,广州的写真机构。

嗲囡囡,上海长宁的摄影师。

波萝社,上海的cos写真机构。
90期前,是上海徐汇的摄影师的写真拍摄机构。走cos写真路线。之后转为新厂牌“兔几盟”。
90期后,波萝社转为由上海浦东的上海激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运营。

说道波萝社,不得不提到
2017年,刘宥灵事件。
这个瓜,虽然老了,但味道不老。有空再切,毕竟,一刀下去,连带流出来的cos圈外围故事,三天三夜都吃不完。

除了这些,还有单兵作战能力突出的。

比如,王动。
(也许有人要说了,王动拍的是艺术。让人打飞机的艺术?)
比如,北娃大王。

北娃大王。真名,华博。
2011年,开始学摄影。
这一年,天涯、猫扑等老一代bbs的沦落,后起之秀人人网的回光返照,都昭示着微博的红利时代即将开启。

华博是第一批看到窗口期的人。
那一年他和合伙人开了个工作室,连续一整个月不间断拍摄,再把修好的照片发到微博上。新浪爆火后,无数的流量蜂拥而入,华博因此积累了大批原始粉丝。
之后源源不断的女孩主动找上门,要华博拍照。每个月华博能拍摄20多个女孩。

之后,华博利用互联网思维-“分享”,将自己的微博作为投稿渠道,无数想成名的女孩投来照片,华博再发布出去,吸引了更多的裂变粉丝。

而北娃大王,这个名字也逐渐打造成了一个新媒体品牌。
此外,华博还凭借手里的模特资源,组建了一个叫“大妞范”的组织为夜店活跃气氛。一场6万。“大妞范”还上了《屌丝男士》。

这些已有知名度的写真厂牌、大牛之下,是大批摄影爱好者、半职业摄影师、摄影新人。

————————— 第三层级:半职业摄影师、摄影爱好者 —————————

说到这个层级,就不得不说一个,老网民应该还记忆犹新的事情。

2013年,人人网,上海cj,陶黄大战。
那是人人网最后的荣光时期。

短发的,叫陶然。直男,自黑幽默。
长头发的,叫黄尚武。自称阅女无数,为人嚣张。
两人都是人人网摄影圈的红人。
两人因各种原因,隔空对骂已久。
终于,陶约架黄。
黄带着帮手从北京赶到上海,放出各种嚣张的话。
然后,被陶打进了医院。

————

这个被打的黄,就属于第三层级。
半职业摄影师、摄影爱好者、混口饭吃的小团队。

这个层级的人,属于什么状态呢?

黄尚武本名黄河,被打后,感觉自己不尚武了,遂改名黄彧轩。
黄早期在人人网拥有35000好友,人人网最火时候,他的照片可达40万点击。他也借此,从普通文案跳槽到一家游戏公司做了新媒体经理。

2013年,黄进入微博。
黄的业务能力还是可以的。或者说是运气。
他自称自己的两个作品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减肥成女神的宋思源,台球女神吕萌希子。

宋思源上了门户头条。

吕萌希子甚至上了快乐大本营。

除了这些,黄通过拍照为公司微信号做引流。基本处于半职业摄影师的状态。

黄的状态还算好的,起码有公司给饭吃。
黄以外,还有无数的,北漂、沪漂、深漂的半职业摄影师、摄影爱好者,在为了一个月几千块,各个摄影棚奔波着。
甚至,连摄影棚都混不进去,只能在出租屋里拍照的,也大有人在。

————————————结尾——————————

父母给的身体,成了她们唯一赖以生存、积累资本的工具。

社会的本质就这样,皆为利往。

吃相好看的前提,是有饭在桌上。

可悲的是,大多数人,连饭桌都没有。